上官柔的事情已经足够让王兵头痛的了,这会儿又出了个南宫忆秋。· ·www..

    王兵又不傻,看南宫忆秋的样子感觉她像被胁迫啊,可她又不承认,王兵也不好说什么,但心里却像多了块疙瘩一样,因为他总感觉南宫忆秋会这样肯定和他有关系,或许应该找机会跟南宫忆秋问清楚。

    "咚咚!"敲门声打断了王兵的思绪,屋里就他一个人,他开了门,看到刚刚已经走了的姜昊空和南宫忆秋竟然折返了回来。

    "忆秋说还有话想跟你说……"姜昊空如是一说。

    王兵闻言,走了出去。

    "嗖!"前脚刚迈出大门,旁边突然飞出一个人影对着王兵扑了上去。

    "嗯?"王兵一愣,反应何等的快?刚一感觉到异常立刻纵身跳起,在半空中一个空翻落地。

    "嗖嗖嗖!"可前脚刚一落地,立刻就被包围了起来,定睛一看,包围着他的人统一穿着白底金边的衣服,显得十分庄严而神圣,这样的衣服对王兵来说再熟悉不过,正是'光辉联盟'的衣服。

    "果然是你!"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了出来,回头一看,杨永鸿那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光辉联盟'!"王兵一眼认出杨永鸿来。

    "他们干什么?"'光辉联盟'一上来就动手把南宫忆秋给吓了一跳。

    "王兵是'暗影殿'的人!"姜昊空沉声说道。

    "之前已经证明他不是了……"南宫忆秋为王兵辩解,之前王兵被厉新弘污蔑说是'暗影殿',南宫忆秋也算是给王兵当了一回证人的。

    "那是他在撒谎,他之前在'千圢国'和别的地方都杀了人,这事杨主教早已知晓,他这几个月来也一直在追捕王兵!"姜昊空说着看向了杨永鸿,杨永鸿会意,也对王兵所做的事进行了补充。

    "这个人杀了'千圢国''玉明市'领主府上下将近两百口人,此事是'玉明市'领主的女人亲口所说,现在'千圢国'还在通缉他!"

    言下之意就是说,王兵是'暗影殿'的事情已经证据确凿,容不得王兵狡辩。

    王兵可算是听明白了,杨永鸿这些'光辉联盟'的人这是上门找麻烦来了。

    "你们这些'光辉联盟'的人可真是阴魂不散!"

    "正义是永远都不会缺席的!"杨永鸿说道。

    "我已经再三重申我不是'暗影殿'的人,'玉明市'领主府的人也不是我杀的,你们为什么要咄咄相逼?"王兵有点生气,他可是好几次差点死在这些'光辉联盟'的人手上。

    "证据确凿你还敢否认?"姜昊空冷声说道。

    "姜昊空,这事又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么多管闲事,是不是嫌被我揍得还不够?"王兵怒目一瞪,现在有没有后悔之前教训姜昊空的时候不该手下留情了呢?

    "放肆,竟然这样跟我们'少主'说话!"杨永鸿气愤说道。

    "少主?"王兵惊讶地看向了姜昊空,姜昊空显然很享受王兵这样的眼神,高傲地抬起了下巴,趾高气扬说道:"我就是'光辉联盟'的少主,教皇是我的父皇!"

    王兵这下确实吃了一惊,谁想这姜昊空的身份居然这么牛逼?

    "王兵,我们'光辉联盟'代表着正义的光明神,对于你们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暗影殿'的人,我们绝对不会手软,识相的立刻束手就擒,否则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姜昊空冷声说道,刚刚在王兵面前装了一回逼,现在又得知王兵是'暗影殿'的人,这对姜昊空来说可是好事一件,那样他就有足够的理由直接把王兵给干掉了。

    他当然恨不得王兵死,只要王兵一死,南宫忆秋就完全属于他了,他也可以为之前的事情报仇雪恨。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还否认是吗?好,就算'玉明市'的事不是你做的,那'渭南市'呢?你敢说不是你做的?"

    杨永鸿的话让王兵到了嘴边的话硬是给咽了回去,'渭南市'的事情确实是他做的,但并不是他无端杀人,是事出有因。

    "'渭南市'的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南宫忆秋再次为王兵辩解,她当时和王兵在一起,她最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

    "忆秋!"然而姜昊空显然没打算给南宫忆秋替王兵辩解的机会,强行打断了南宫忆秋的话,"我知道王兵曾经救过你的命,但他是'暗影殿'的人也是不争的事实,他杀了那么多人,理应受到制裁,我不许你替他求情!"

    说着姜昊空对着南宫忆秋一瞪眼,眼神里充满了威胁的意味,南宫忆秋当然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她的两个哥哥还没彻底度过难关呢,要是这个时候她不听姜昊空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想及此处,南宫忆秋闭上了嘴巴,也收起了脸上焦急的神情,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王兵,表现出了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王兵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再一次证明南宫忆秋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所以她才那样惧怕姜昊空。

    "哈哈哈!"王兵突然仰头大笑了起来,笑得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

    "你笑什么?"姜昊空问。

    "我王兵从未招惹你们,可是你们这些'光辉联盟'的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的麻烦,想要弄死我,还自诩什么代表正义的'光明神',我呸,你们简直欺人太甚!"说着对姜昊空和杨永鸿等人冷眼一瞪,"没错,'渭南市'的事是我做的,领主府里的人也是我杀的,但是是他们该死,是他们先想杀我,所以我才杀了他们,有什么不对?"

    "你终于承认了!"杨永鸿厉声说道。

    "你们不就是想有个理由好光明正大的杀我吗?"

    "王兵……"南宫忆秋一脸惊愕,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

    "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王兵冷声一说,这当然是为了南宫忆秋好,这个时候南宫忆秋要是和他扯上关系,吃亏的是南宫忆秋自己,南宫忆秋自然也是明白的。

    "今天你不会再像上次那样有机会逃走!"杨永鸿沉声说道。

    "逃?"王兵听完之后冷笑了起来,他还需要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