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天叶本就对花无烟有着一种必杀的心态,这是一种执念,也可以称作为心魔,花无烟当初在他的心里种下了抹不去的阴影,不杀了花无烟,卢天叶这辈子都不会心安,哪怕是他知道现在的局势对他们而言是非常不利,甚至他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可他还是不会放弃杀了花无烟这个绝佳机会!

    "尸山血海!"

    "花无烟,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受死吧!"

    卢天叶驱动本命血蛊,身后顿时再度幻化一片血海,其内怨恨之气尽数倾泻而出,直接在花无烟面前凝聚了一片尸山血海一般的残忍场景,血海之中,无数干尸浮沉不定,更有无数哀嚎之声响彻四周,一旦花无烟闯入之中,必将受到其内无数干尸的攻击,而且那怨毒的嚎叫之声更是直冲人心,让人不禁心生寒意!

    一旦修为低一点,必定要遭受这股诡异音波的攻击,从而心神失守,以至于乱了阵脚,最终被其内干尸吞噬一空,成为其内的养分。· ·www..

    这是卢天叶本命血蛊的神通,其威力可想而知!

    花无烟也是微微一凝,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攻击,但也就是一瞬间的停顿而已,手中妖刀一闪,直接纵身闯入了那片尸山血海!

    "一群死人而已,都给本少破!!!"

    花无烟修为运转,手中妖刀更是激射万千刀气,将那些欲扑过来的干尸全部碎成齑粉,妖刀嗜血的属性更是将那些血海之中的鲜血全部吸入一空,不到半分钟时间,花无烟便将卢天叶的尸山血海完全破除!

    尸山血海一破,卢天叶顿时如遭雷击,一大口鲜血便是狂喷而出,花无烟提刀而上,"卢天叶,今日你走不掉,乖乖受死!"

    "死的是你才对!"

    "魔决,群魔乱舞!"

    卢天叶后退之时,周身鬼气森森,如同置身幽冥地狱,无数鬼影闪动,充斥着无数摄魂之力,这些鬼影能直接攻击神魂,一旦不慎就要被鬼影闯入识海,但花无烟如今元神一体,又加上轮回之力在身,妖邪之物一概免疫,若是合体期之前,还能给他造成一些小小的困扰,但如今他已经完全无视!

    "群魔乱舞,你有什么资格称魔?给我去死!"

    花无烟手提妖刀,与妖刀合一,化作破天一刀,直接劈开了那万千鬼影,那些鬼影顿时如同阳春白雪,刹那之间便消融一空,卢天叶的真身暴露出来的一瞬间,花无烟的妖刀便已经落向了他的头顶!

    "这??这怎么可能????"

    卢天叶心中大惊,浓浓的死亡气息瞬间冲入了他的脑海,险些让他失去了所有的抵抗,好在最后关头,他愣是咬破舌尖,换来一丝清醒,手中一闪,一柄造型奇特的短刀出现,直接挡下了花无烟的必杀一刀!

    虽然勉强躲过了被一刀劈死的下场,但卢天叶却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握刀的手骨都被这一刀所带来的巨力给震碎,那把形状怪异的短刀也是立马掉落在地,而他本人则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往后飞出了数百米之远,这才轰然砸落在地!

    "噗……"

    卢天叶喷出一大口鲜血,极力的想要站起,但右手被震碎的刺痛让他根本提不起力气!

    花无烟见这必杀一刀都被卢天叶侥幸挡住,微微一顿,将那把掉落而下的怪异短刀摄到了手中,仔细一看,这才释然,原来是一把名器,难怪能在妖刀的锋芒下而不断!

    虽然这把刀有些丑,但花无烟也没浪费,直接将其收入了空间戒指中,这可是战利品,自己不用,给别人用也好!

    "该死的,我的血刃,花无烟,你这混账!!!"

    卢天叶见自己的名器居然被花无烟给收了,怒急攻心,又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往前扑的身子一下栽倒在地,花无烟的实力比他预想之中的要强悍太多太多,他根本不是对手,此刻名器都被抢走,他就更没有与花无烟战斗的根本了。

    "你反正都是死路一条,这把血刃本少就勉强笑纳了哈!虽然长得有些丑,但好歹也是名器!大不了,本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

    花无烟一步一步靠了过去,神色之中全是不屑一顾,原以为卢天叶的实力能值得他出手一战,但可惜这货太弱了,他此刻连热身都没开始,卢天叶就快挂了!

    花无烟的实力堪比真正的渡劫初期,而卢天叶不过是堪比合体中期,哪怕是血蛊和魔决比较厉害,但也顶多能跟合体后期一战,又如何是花无烟的对手?

    卢天叶被仇恨之火蒙蔽了心智,将花无烟想的太过简单,以至于此刻沦落到了等死的下场,但就算将花无烟视作大敌,全力应付,也只是多拖延一会时间罢了,结局还是无可避免,毕竟实力相差悬殊,而且花无烟他们还掌握了主动权,将他们的退路给彻底封死,他们想走都不可能!

    而在另一边,李太白也将陈长平给打的站不起来,全身上下无一不是被剑气肆虐而过的残破景象,鲜血淋漓,比起卢天叶还要凄惨,没办法,李太白急需发泄心中的不快,而陈长平又刚好撞上来,又加上实力差距过大,其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

    "今日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也罢,也该我血魔宗命该绝!"

    陈长平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望着李太白和花无烟两人,狰狞吼道:"我可以死,但今日你们也别想好过!"

    说着,浑身气息突然逆转,竟然要自爆!

    "撤!快撤!"

    花无烟和李太白眼神一沉,都是往后狂退,毕竟一个合体后期的强者自爆,而且还是在这么一个狭窄的地下空洞之中,若不及时退走,他们必定要受重伤!

    本来是碾压的局面,但陈长平的自爆却是将局势逆转了一下,可李太白和花无烟两人的及时退走却是让他的这个两败俱伤的算盘破灭。

    只听得一声轰隆巨响,整个空洞顿时猛地一颤,一股无比可怕的灵气风暴瞬间席卷了整个地下空洞,哪怕是花无烟他们及时退走,也免不了被这股灵气风暴给震的吐血,退走的速度更快了!

    而处于地下空洞之中的卢天叶则是一脸的恐惧,灵气风暴席卷而至的一刹那,他整个人便瞬间化作了碎片,连半点躲开的余地都没有就被陈长平自爆所产生的恐怖灵力风暴给肆虐而死!

    卢天叶实在是可怜,花无烟没能杀了他,却是葬身在了他师父的自爆之下,真是悲惨!

    花无烟和李太白两人在那陈长平自爆产生的灵力风暴熄灭之后,立马又返了回去,这锁妖塔还真不愧是蜀山的根基,一个合体后期的强者自爆,竟然都没能毁掉这里的一切,顶多就是被刮掉一层石皮,其坚硬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当他们进入一探,却发现哪还有卢天叶的踪迹,只见满地的狼藉,还有一些血肉碎片,很显然,这货竟然直接就被陈长平的自爆给炸死了!

    花无烟忍不住骂了一句:"我去他大爷的,让他就这么死了还真是便宜了这个混账!"

    李太白也是哭笑不得,拍了拍花无烟的肩头:"算了算了,既然都死了,那咱们还是先走吧,自爆产生的气场太大,估计也引起了冥王那边的注意,现在我们还不是时候与冥王交手,先避一避再说!"

    花无烟纵然很不爽,但也没办法,卢天叶都被炸死了,尸骨无存,他也没辙,只好和李太白一起撤了出去,然后瞬间远去,毕竟冥王还在huaxia,他们现在与冥王交手,无疑是最吃亏的!

    而在花无烟他们走后不久,锁妖塔所在的地下空洞,满片狼藉废墟之中闪过一道红色的微小影子,也就指甲盖大小左右,一刹那便遁离了地下空洞,消失的无影无踪!